当前位置:亦书予>其他类型>从半夜娶寡妇开始> 第二百五十二章 离开密室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二百五十二章 离开密室(1 / 2)

我没想到傅庭巍挺过了罗子鸳的杀害,却死在了自己最爱的哥哥手里。

傅庭生显然已经非人,他摔下一楼,动作迟缓的爬起来,甚至一脚踩进傅庭巍的脑子里,发出“呱唧”的脑浆迸裂的声音。

“呕!”

李青絮忍不住狂吐,我胃部也一阵翻滚。

陆知君脸色冷淡,比我们俩要好很多,他俯视着傅庭生,开口道:“他喝了小鬼的尸液。”

“那东西至阴至邪,是人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制造出来的脏东西,往日闻着可以改命,可要是直接喝下去,只会变成怪物。”

“不死不生的怪物。”

傅庭生阴鸷的眼神落在陆知君身上。

突然,他狂啸一声,犹如厉鬼般冲上二楼,张开完全裂开几乎占了整张脸的大嘴扑向了陆知君。

陆知君冷哼一声,抽出桃木剑刺破黄符,精准的刺入傅庭生的心脏。

“吼!”

傅庭生发出痛苦的嘶吼,他仓皇后退,惊惧不定的看着陆知君手里的桃木剑。

陆知君右手食指中指并拢,轻轻划过剑身,一缕血线蜿蜒而下,桃木剑因此仿佛活过来一般,嗡鸣不止。

傅庭生面上恐惧之色越来越多,他转过身就要跑,却已经晚了。

陆知君掷出桃木剑,大喝一声“去!”桃木剑便如同脱缰的野马般刺向了傅庭生的后心。

剑穿身而过,刚刚还一脸嚣张阴戾的傅庭生就断绝了生息。

他跪倒在一楼客厅,死不瞑目的双眼直勾勾瞪着傅庭巍的脑袋。

不知道他死前有没有一瞬间的后悔。

我胡思乱想着,李青絮突然惊叫了一声:“啊!”

我吓了一跳,赶忙循声看去,却见李青絮惊恐的瞪着客厅的镜子,眼中布满了恐惧的泪水。

镜子里的李青絮,皮肤惨白肿胀,眼睛暴突,嘴唇青紫,分明一副被水泡发,溺死的死人样。

我松了口气,又讪讪的摸了摸鼻子:“其实刚才就想和你说的,怕你一时接受不了,想着出去和你说呢。”

李青絮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她捂着脸崩溃了:“呜呜呜,我、我这样以后还怎么见人啊……”

我挠挠头,求助的看向陆知君。

陆知君给了我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。

见到我们俩的反应,李青絮哭得更撕心裂肺了。

我只能蹩脚的安慰她:“往好处想,虽然不好看了,但好歹保住了命呢?”

“你想想其他几个人,可都死了,死状比你还丑呢。”

李青絮哭得更伤心了。

无可奈何,我只能头痛的安抚他,陆知君最怕这场面,见我揽过这差事,乐得去找开门的线索。

或许是我和罗子鸳有了约定,她并不执着于让我们死在密室,接下来的过程都很顺利。

很快,陆知君就找到了打开大门的钥匙。

“咔嚓。”

伴随着大门打开,我们三人走出密室,看着外面喧哗热闹的工作人员,竟然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恍然。

然而我还没来得及感慨,脖颈上突然一凉。

我脸色微变,扯下衣领,上面血线清晰可见。

得,罗子鸳还阴魂不散呢。

我认命的拉上衣领,李青絮把头发放下来,袖子捂着脸,恨不得连眼睛都挡着。

我本来还在担心怎么和工作人员解释里面死了的那么多人,却正巧有个工作人员路过。

她目光落在陆知君脸上,顿时一亮,又落在我脸上有了几分犹豫,最后落在捂得严严实实的李青絮身上,就彻底变成了疑惑。

“几位……是刚到的吗?”

我心下一动,赶忙上前抢先道:“没,就是路过看看,我们这就走!”

说完,我拉着其余二人或许离开了密室逃脱店。

只留下满头雾水的工作人员。

我们先把李青絮送回家,我特意问陆知君要了个安神定心的平安符,叮嘱李青絮贴身保管,看着她睡着,才下楼和陆知君汇和。

此时已然是傍晚,远处的晚霞晕开深红色,斜阳照在人脸上,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线。

陆知君仔细查看我脖子上的血线,轻声道:“我这就回去查秘术的解法,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。”

他这样说我莫名的觉得别扭,干脆装傻充愣:“好啊,你我可是信得过的,有你忙着,我就好好休息啦!”

陆知君垂眸看着我,眼中闪过一抹无奈。

气氛更怪了。

就在我无所适从,尴尬的脚趾疯狂施工时,陆知君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他接起电话,看了眼屏幕又很快挂掉。

我好奇的看着他。

陆知君顿了顿,若无其事收好手机:“我先走了,这是我专门给你制的平安符,你戴好,就是洗澡也不能取下来。”

我“噢”了一声,眼巴巴看着陆知君离开。

不知怎么的,心里拧巴的别扭了一句:说走就走,都不回头看我一眼。

下一秒,正大步离开的陆知君猛然停下步伐。

我心脏突然剧烈跳动起来,脚步就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开,呆呆的看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